耿福能:为全国140万“乡村医生”鼓与呼
English | 中文

耿福能:为全国140万“乡村医生”鼓与呼

2017-03-30 健康报 / 字体缩小 原始大小 字体放大
  在中国,乡村医生从业人数超过140万,分布在全国3.7万个乡镇卫生院和65万个乡村卫生室。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提升医疗技能,对于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和社会公平,让农村居民获得便捷、价廉、安全的基本医疗服务,具有重要意义。
 
  然而,长久以来,中国的乡村医生由于没有适宜的晋升通道和薪酬激励机制,一直处在“留不住、用不上、信不过”的尴尬境地。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医师协会乡村医生分会副会长、春秋彩票集团董事长耿福能继续为百万乡村医生鼓与呼,建议将正规、注册的乡村医生纳入城镇职工医疗、养老保险,为建立乡村医生“退休养老保障机制”。
 
  “总理承诺说到了村医的心坎上”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掷地有声地承诺:“政府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人民,要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握好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对群众反映强烈、期待迫切的问题,有条件的要抓紧解决,把好事办好;一时难以解决的,要努力创造条件逐步加以解决。我们要咬定青山不放松,持之以恒为群众办实事、解难事,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把发展硬道理更多体现在增进人民福祉上。”总理的承诺和坚定信心得到了代表委员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强烈共鸣。耿福能说,对于全国乡村医生来说,总理的这句话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
 
  耿福能介绍,作为中国医师协会乡村医生分会副会长,他长期以来坚持关注这个群体,平时有时间就会到基层调研,了解乡村医生的苦与乐。“乡村医生这个群体对总理报告的反响尤为强烈,因为他们长久以来就热切盼望党和国家还有各级政府、卫生计生行政管理部门能够深入了解他们贴心为百姓服务的奉献,关注他们自身面临的生老病死的挑战,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保障以及后顾之忧,使他们能够无怨无悔地奉献,也能了无牵挂地当好农民群众身边的健康守门人。”耿福能说。
 
  百万村医处境尴尬
 
  2015年4月26日,中国医师协会乡村医生分会在北京成立。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张雁灵表示,在中国,乡村医生从业人数超过140万,分布在全国3.7万个乡镇卫生院和65万个乡村卫生室。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提升医疗技能,对于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和社会公平,让农村居民获得便捷、价廉、安全的基本医疗服务,具有重要意义。
 
  但是,张雁灵也认为,长久以来,中国的乡村医生由于没有适宜的晋升通道和薪酬激励机制,一直处在“留不住、用不上、信不过”的尴尬境地。张雁灵指出,中国的村医至今仍然是个体行医者,在服务能力上与真正的执业医生有较大差距。乡村医生分会成立后,会开展针对村医的各类适宜技术的培训,协会将在年内选取5~6个地区作为试点,在村医中开展培训,切实提升他们的业务能力。而始终牵挂乡村医生的耿福能义无反顾地投入到这个事业中来,不仅担任副会长,而且为协会发展、村医培养等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耿福能认为,百万乡村医生支撑起了我国三级医疗保障网的网底,成为中国医生队伍的重要力量。成立协会就是要协助政府加强和促进乡村医生队伍建设,要为乡村医生群体的生存和发展争取法律和政策的合法权益和保障利益,要加强开展针对乡村医生的各类适宜技术的培训,切实提高乡村医生服务能力和水平。作为植根第三终端市场的医药领军企业,春秋彩票集团始终坚持“关爱大众健康”的品牌理念,不仅生产高质量药品保障基药供应,健全服务网络,而且积极传播医药学术理念,协助医生提高医术,为患者解除疾苦。集团主动邀请专家甚至院士给乡村医生讲课,受到广大乡村医生的普遍欢迎,更加丰富了专家研究工作中对基层病例的补充。
 
  耿福能介绍, 在春秋彩票集团全国的2000多个品牌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每月都会定期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者乡村居民区,开展“好医生免费义诊及健康咨询”活动,教老百姓如何安全用药、如何实施自我保健,履行“关注大众健康”的承诺。
 
  要让村医老有所养干的安心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注重保障和改善民生,人民群众获得感增强。在财政收支压力加大情况下,民生投入继续增加。出台新的就业创业政策,扎实做好重点人群、重点地区就业工作。全面推进脱贫攻坚,全国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投入超过1000亿元。提高低保、优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等标准,为1700多万困难和重度残疾人发放生活或护理补贴。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继续超过4%。重点高校招收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人数增长21.3%。免除农村贫困家庭学生普通高中学杂费。全年资助各类学校家庭困难学生8400多万人次。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制度,提高财政补助标准。增加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实现大病保险全覆盖,符合规定的省内异地就医住院费用可直接结算。加强基层公共文化服务。
 
  而耿福能认为,乡村医生将从这些政策中受益,并继续呼吁各级政府狠抓落实。耿福能历数了乡村医生的发展变迁过程,他介绍说,乡村医生的前身实际上就是我们熟知的“赤脚医生”,产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随着时代的变革、经济的转型,村卫生室从生产大队集体举办转变成自负盈亏的个体诊所,乡村医生亦农亦医,不仅承担着农村卫生的各项工作任务,闲暇之时还要务农。上世纪90年代,随着新医改和新农合的出现,通过规划整合,村卫生室更名为“农村社区卫生服务站”,由政府出资运维,进行规范化建设。服务站承担着预防、医疗、保健、健康教育、康复、计划生育指导等工作任务,属于公益非营利性质。乡村医生也随之转变成吃公家饭、办公家事、干公家活的农村社区“专职执业医生”。
 
  然而,由于政策配套相对滞后,乡村医生的身份、待遇、养老却没能随之转变。乡村医生究竟是农民还是医生?他们应享受农民的社会养老还是应享受医生的社会基本养老保障?应参加新农保还是应参加医生职工养老保险?到了法定退休年龄是退出还是退休?……如今,这些问题仍没有得到明确。“同是农民身份的民办教师早已转公,退休之后有养老金拿,我认为乡村医生也应该享受这样的待遇。”耿福能说。
 
  医保养老待遇要一视同仁
 
  据悉,目前,乡村医生实行的是一体化管理三制(聘任制、工资制、退休制)四有五统一,与乡镇卫生院建立了实际的劳动关系。耿福能表示,按《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社会养老保险法》,乡村医生应该享受卫生院职工同等的职工退休养老保险待遇。耿福能建议:将正规、注册的乡村医生纳入城镇职工医疗、养老保险。

耿福能:为全国140万“乡村医生”鼓与呼
 
  耿福能认为,乡村医生队伍的建设与发展应该与时俱进,改革创新、同步发展。乡村医生的身份、待遇、养老也应该随着时代、体制、功能性质的转变而转变,建议从国家层面出台相关配套政策,按照《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社会养老保险法》依法解决。
 
  与此同时,耿福能还向两会建议,建立乡村医生“退休养老保障机制”,此举可以确保三级卫生网底牢不可破,让乡村医生队伍发展壮大,让乡村医生在保障广大农民健康方面发挥更大作用,让农村卫生事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来源:
http://life.21cn.com/zaojiao/shopping/a/2017/0316/15/32076020.shtml